<progress id="t7t7k"><track id="t7t7k"><rt id="t7t7k"></rt></track></progress>
  • <progress id="t7t7k"><track id="t7t7k"></track></progress>

    <th id="t7t7k"></th>
    <progress id="t7t7k"><big id="t7t7k"></big></progress>
    1. <em id="t7t7k"></em>
      <tbody id="t7t7k"></tbody>
      發布土地信息
      農村土地網 > 新聞中心 > 鄉村新聞

      野豬毀壞農田 北京郊區農民也煩惱

      2021年10月18日 來源:新京報

      就在剛過去不久的國慶節期間,北京市昌平區流村鎮下店村高崖口橋下,有村民發現一只野豬被卡在了柵欄里。為了防止野豬傷人,消防員趕到現場,經過幾分鐘的拆除工作,柵欄被扒開,這只野豬“嗖”一下就跑掉了。不少網友看到這條新聞發出疑問:“北京也有野豬了?野豬傷人嗎?”近年來,各地不時出現野豬破壞農田的情況,新京報記者了解到,其實北京密云、門頭溝等地的山區農民也同樣面臨著野豬毀壞莊稼的困擾,甚至有多達二十來頭的野豬群在山里出沒。

      野豬吃栗子會“吐殼”

      今年9月中旬,北京市密云區石城鎮趕河廠村村民郭學鵬就和野豬打了個照面,“當時正是收栗子的時候,野豬離我也就十多米,正在草叢里覓食,我聽見‘哼哼哼’的聲音,一嚇唬它就跑走了?!惫鶎W鵬說,只要晚去一會兒,這些野豬就會搶先一步吃掉地上的栗子,而且吃得特別干凈,“野豬聰明著呢,吃了栗子還會把殼吐出來”。

      2020年8月,密云石城鎮趕河廠村村民家的玉米地遭野豬光顧。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石城鎮在密云區境西北部,屬于深山區,趕河廠村坐落在石城鎮東北部,緊鄰密云水庫,一到春夏季節,村里到處是綠油油的,村民們會在自留地里種植玉米、谷子等農作物。秋收時,村民在水庫周邊山上種的栗子也相繼成熟,郭學鵬會和家里人一起到山上收栗子,他向記者粗略計算了今年栗子的收成,“野豬吃了得有二三百斤,還不算多,剩下大概收了幾千斤栗子?!?/span>

      在趕河廠村100公里外的炭廠村,坐落于北京西部的門頭溝區,村民為避免野豬破壞莊稼有的已經給農田裝上了圍欄網子。30多年前,村民李繼齊的父輩在炭廠村附近的窟窿山大西洼一帶,承包了1300多畝荒山造林,現在一家人還延續著護林的工作。李繼齊告訴記者,基本上山就能見到野豬,出去十回能見到五六回,最多的一次見到了有小二十頭的野豬群。

      炭廠村原屬上葦甸鄉,2000年,妙峰山鄉、上葦甸鄉合并為妙峰山鎮。妙峰山鎮地勢北高南低,整體屬于淺山區,炭廠村在妙峰山鎮西北部,地勢較高,部分山地人員稀少,李繼齊告訴記者,在人少的山里,野豬多,它們的活動范圍每天在10平方公里左右,在原上葦甸鄉范圍內,基本上都能看到出沒的野豬。

      “野豬的破壞性很大?!崩罾^齊說,現在離村莊近的農田都得裝上網子,如果網子裝不好野豬就會闖進去,它們不光是吃玉米,還會拱玉米秸稈,糟蹋過的農田基本上都是絕收。野豬吃得雜,山上的樹有的也遭到了破壞,樹皮被拱掉,樹根被拱出來。

      通常情況下,遇到下山覓食的野豬,村民們也沒有好的解決辦法,趕河廠村民有時候為了預防野豬來糟蹋莊稼,會在農田里圍起漁網,在夜里放炮敲鑼,不過村民們也有共識,“野豬不能打,只要人不招惹野豬,野豬也不會攻擊人,如果攻擊起來,人也確實不是它們的對手?!?/span>

      環境變好野豬增多

      10月16日晚,趕河廠村再次出現了野豬群,一戶臨近水庫邊的村民見到了這支野豬隊伍,“一只大野豬帶著七八只小野豬?!惫鶎W鵬告訴記者,這些野豬有時候下來覓食,有時候到庫邊喝水,所幸玉米現在都收完了,不過野豬是雜食動物,能吃的東西太多了,樹根、草根、酸棗、藥材、核桃、栗子、蟲子等這些都能是野豬的食物。

      郭學鵬今年34歲,從小在密云長大。郭學鵬記得,小時候沒見過野豬,是最近七八年野豬才變多了,每年春天氣溫回暖后,野豬開始頻繁出沒,一般在山上活動,山上找不到食物的時候就會下山。夏秋季節,玉米長出穗的時候,野豬就會下來啃食玉米,小的野豬有十幾斤,一般是棕色的身上分布黑色條紋的小花豬,大野豬會獨自行動,體型有一二百斤,通體純黑色。

      趕河廠村子不大,共有60多戶人家,年輕人大多外出打工,少數老人在家務農。郭學鵬說,現在村里長期在家的只有20多人,以前農村人們會燒柴火做飯取暖,山上除了果樹和松柏樹,幾乎沒有其他的樹木和雜草,現在不一樣了,山上叢林茂盛,確實給野生動物提供了一個好的生存環境,而且這邊山上也沒有大型食肉動物競爭。

      李繼齊多年進山護林,在他的印象中,早在15年前,當地就有了野豬,五六年前,野豬的數量增多后,遇到一年冬天氣候特別寒冷等原因,部分野豬沒扛住死了,此后的一段時間野豬的數量有所減少,“今年感覺野豬的數量又多了起來?!?/span>

      記者了解到,有的村子會給遭遇野豬損失的農田申報一定額度的補貼。因為野豬糟蹋了莊稼,郭學鵬一家去年領到了補貼,雖然不多,但夠種子錢和機耕錢了。

      新京報記者 耿子葉

      編輯 唐崢 校對 李世輝


      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