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t7t7k"><track id="t7t7k"><rt id="t7t7k"></rt></track></progress>
  • <progress id="t7t7k"><track id="t7t7k"></track></progress>

    <th id="t7t7k"></th>
    <progress id="t7t7k"><big id="t7t7k"></big></progress>
    1. <em id="t7t7k"></em>
      <tbody id="t7t7k"></tbody>
      發布土地信息
      農村土地網 > 土地流轉 > 流轉新聞

      咄咄逼人的“第三次土地革命”

      2021年08月23日 來源:騰訊網

        中國農業的潛在風險顯而易見,那便是“將來誰來種地?”

        在廣大農村,大多數種田人都是“上一輩人”,中青年農村勞動力絕大多數外出打工謀生,年輕一代幾乎沒有人打算務農種地,甚至邊遠山區的青年男女也都紛紛撂荒土地,進城“找生活”。這些年,筆者時不時在街上碰上三三兩兩結伴而行、但與城市少女裝束打扮迥然不同的少女們,不用問,她們來自邊遠山區。
        問題是,“上一輩人”老去以后,誰來接替他們種地?曾經的一個答案是,“打工仔”歲數大了自然會回到農村種地養老;況且,城市經濟周期性下行時,大量農民工作為失業群體也會被迫離開城市回到農村(這便是所謂“勞動力蓄水池作用”)
        所謂“第三次土地革命”是說,目前要促進多種形式的土地流轉,將7.4億農民從土地束縛中解放出來。與此相對的“第一次土地革命”是指1949年前后的“土地改革”,“第二次土地革命”指1980年前后“推行土地承包制”。
        2012年2月9日,《經理日報》策劃了一個關于“第三次土地革命”的專題,發表了3篇僅署化名的文章(他們代表一個利益集團但又不便明說)。這些文章斷言,“今后農村改革的方向是,推進土地‘永包制’,加大土地流轉,方便資本下鄉,發展‘公司+農戶’的現代農業”。他們認為,這幾年中央幾個一號文件的核心措施就是,“發展現代農業。發展現代農業的措施就是農民將土地‘流轉’給公司,讓農民做農工或‘股東’”。
        他們論證說,“農村土地不能流轉,農民只有死守著自己的那份薄地掙錢養家。當前的土地靠施肥、技術、良種來提高糧食產量已經到了極限,這在提高農民的收入方面已經很難有上升余地了”;“農民不可能靠種小片土地致富,他們只有種上1000畝而不是1畝或者10畝土地,收入才有可能大大增加”;土地流轉“要保證工業化和城市化的進程中土地成本不宜(應為“不至于”)太高”。

        他們相信,“農村土地改革正式拉開大幕。而這被認為是在當今全球金融危機下中國自身救亡的長效藥方”;“土地自由流轉,有實力的企業資本能夠更好地整合零散的土地,降低糧食生產成本,借助國家對農業的保護政策,農業擺脫自產自銷的小農經濟模式,爭得世界糧食一席之地”;“土地自由流轉,(規模經營)解決了農村生產力,農民從土地解放出來,經濟才(能)得以發展”;“當下土地流轉的政策無疑是破解中國二元結構,解決三農問題的又一次契機,在世界金融危機爆發之際,在中國改革處于根本性轉變之際,我們似乎看到一個光明的方向”。
        這不僅僅是輿論宣傳。在此之前,真實的非農產業資本已經大舉進入農業領域。
        2011年底,《新世紀》周刊記者報道說:“各路資本正在加速涌入農業投資領域”!據說,連IT公司聯想都在布局農業產業的戰略性投資,而中外資本“正在以氣宇軒昂的狀態進入農業領域”。
        更要命的是,據該記者披露,“一份由農業部牽頭,發改委、財政部、稅務總局、證監會等多個部委參與調研的文件正在起草中,核心內容是支持現代農業轉型與農業規?;l展,這份文件有望在明年(2012年)初發布?!?br/>  中國真的就要走向農業規?;牟粴w之路?筆者對此不無擔憂。

        2012年初,筆者在一篇論文的“具體思路”中專門增加了如下一段話:
        鑒于土地規模經營總是以“剝奪并消滅小農”為條件,而中國又人口眾多,就業形勢嚴峻,因此,筆者僅僅支持由農民自主自發進行的土地流轉,而反對任何形式的由政府主導和推動的土地規模經營運動,尤其反對地方政府推動土地規模經營。任何脫離了中國人口現實、無視失地農民就業和發展問題的所謂“提高土地規模經營水平”的做法,都會大量“剝奪并消滅小農”,都會造成失地農民貧民化和城市貧民窟化。我們必須重視這些偽城市化和偽農業現代化對中國社會可能形成的嚴重沖擊。
        面對似乎已經勢不可擋的農業土地規?;洜I,筆者選擇將上述觀點進一步理論化,并期望能夠引起理論界和決策者的關注和思考。

      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