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t7t7k"><track id="t7t7k"><rt id="t7t7k"></rt></track></progress>
  • <progress id="t7t7k"><track id="t7t7k"></track></progress>

    <th id="t7t7k"></th>
    <progress id="t7t7k"><big id="t7t7k"></big></progress>
    1. <em id="t7t7k"></em>
      <tbody id="t7t7k"></tbody>
      發布土地信息
      農村土地網 > 新聞中心 > 鄉村新聞

      人本化 品牌化 數字化

      2021年08月09日 來源:中國農網

        未來,因為籠罩著神秘的面紗,始終令人向往。盡管一千個人有一千個不同版本,但人們從未放棄追尋,總是試圖早一天將未來變成現實。
        2019年,浙江啟動城市未來社區建設試點,同年,浙西衢州率先開展未來鄉村建設探索,在下轄的6個縣(市、區)分別遴選出一個重點村,進行先行先試。兩年后的今天,浙江計劃在全省范圍內推開未來鄉村建設,作為美麗鄉村的升級版。
        未來鄉村究竟長成啥樣?與美麗鄉村相比,其內涵又有哪些不同?盛夏時節,記者走遍衢州的6個試點村,期望穿越時光隧道,一睹未來芳容。
        不僅要養眼,更要養心
        聽說家里進了老鼠,鄰居趕緊送來一只黑貓。對于這種走心的鄰里關系,陳進已經處之坦然。清晨起來,門口不是冒出一筐番茄,就是多出兩個南瓜,也沒留下任何姓名信息。如今,不管認識與否,只要村民相邀,陳進必定欣然赴會,一起喝酒猜拳。
        陳進是位小有名氣的行為藝術家,過去漂在北京宋莊。一次偶然的機會,被引進到千里之外的下淤村。不曾想落戶才一年,便與這里難舍難分。
        下淤村地處衢州開化,這里綠水青山、環境宜人。與一些地方的大拆大建不同,下淤村有意識地保留一批閑置老宅,以備日后開發所用。果然,當宋莊藝術家尋找新的落腳點之時,下淤抓住機會,專程登門拜訪,一下子就吸引了11名藝術家落戶。
        走進陳進家中,撲面而來的是酒吧式藝術空間,一看就知是鐵桿的啤酒愛好者。與之相鄰的周相春家,則將雕塑藝術融進每一處角落,再配上他獨愛的咖啡,別有洞天。
        為何選擇下淤村?藝術家們的回答異口同聲:這里不僅有田園風光,能夠激發創作欲望,還有完備的基礎設施,有了網絡,跟在城里生活沒兩樣。最重要的是,這里傳統的文化氛圍、鄰里關系,讓他們找到了期待已久的心靈慰藉。
        對于未來鄉村的勾勒,衢州有一個重要指標叫“人本化”。過去建美麗鄉村,更多是造橋、修路、建房等,體現在物的現代化;而現在,則是以人為本,關注人的生活圈、需求圈,實現人的現代化,尤其關注當地群眾的需求,創造美好幸福生活。
        為了打造以人為核心的幸福家園,衢州圍繞未來鄰里、產業、教育、健康、文化、風貌、交通、治理、精神九大場景,按照居民的全生活鏈條、全生命周期需求,進行各項功能的有機集成。服務中心、鄰里中心、健康之家、創業家園,這些在美麗鄉村建設中看似“可有可無”的公共空間,如今,成為衢州未來鄉村不可或缺的配置。
        在衢州市副市長徐利水看來,未來的鄉村不僅要讓“原鄉人”安居樂業,更要喚回“歸鄉人”、吸引“新鄉人”,他們中很多來自城市,又充滿對鄉村的熱愛。但無論何種人,都要在提升基礎設施的同時,更關注他們精神層面的需求,讓鄉村生活真正成為一種具有內核的新風尚。
        從“生產生活”到“鄉村經營”
        經過緊張的籌備,4月2日,柯城區溝溪鄉余東鄉村未來社區正式開園。
        作為專班主任,鄉黨委書記陳建鋒一則以喜,因為“未來”終于實實在在落地余東,但二則以憂,自己努力刻畫的未來,究竟是否符合人們的想象?
        余東農民畫享有盛名,不僅農民畫家多,而且作品在全國屢屢得獎。如何利用農民畫這一得天獨厚的資源,創造更加美好的未來,陳建鋒盡管心懷忐忑,但有一點十分清楚,那就是:余東一定不再是村民傳統的、簡單的生產、生活場域,而應該是一個有機的、整體的市場化產品,去滿足個性化、多元化消費需求。
        因此,陳建鋒北上南下,找“萬事利”集團、找“驢媽媽”公司、找中國美院,試圖以農民畫為基礎,進行文創化逆襲,帶動余東進入另一個更高的發展境界。
        陳建鋒的探索,暗合著衢州未來鄉村的另一個指標:融合化。這種融合不是簡單的產業疊加,而是基于自身資源稟賦條件,以及消費市場需求,對鄉村功能進行重新定位。鄉村品牌化經營的理念,由此進入政府視野。
        目前,開化下淤鎖定眾創藝術和山水風光;龍游溪口聚焦鄉愁文化,主打“溪口公社,快樂老家”;衢江蓮花依托農業園區,突出田園特色;柯城余東致力于農民畫開發;江山大陳則緊緊抓住村歌這一文化主題。
        “明確定位后,再來開展投資、建設和運營,就有了方向?!贬橹菔修r業農村局局長劉明鶴認為,從“生產生活”到“鄉村經營”的轉變,其實就是在造場景、造鄰里的同時造產業,實現有人來、有活干、有錢賺,“政府、企業、社會三方各有分工,又相互協同,才能真正實現共贏?!?br/>  目前,衢州6個試點村都聚焦“融合”,開始研究未來鄉村的品牌化經營。盡管對于如何構建主體、如何實施突破等,還沒有形成太多成功經驗。即使市場化基因相對突出的下淤村,也主要依托村集體,但他們已經大膽“開弓”。如龍游溪口成立國資公司、引入第三方專業團隊,進行招商引資、活動策劃、品牌打造等。
        讓人感到意外的是,今年端午小長假,6個未來鄉村牛刀小試,每個村的游客流量都突破了一萬人次,這充分說明融合發展、品牌經營是大勢所趨。但接下來,如何在差異化競爭基礎上,形成鄉村品牌資產積累,創新鄉村發展模式將成為未來重大命題。
        數字化賦能未來鄉村
        走進溪口未來鄉村,時空仿佛出現錯亂。這個始建于1959年的黃鐵礦工業配套區,當年曾經有舞廳、學校,還有商店、衛生院等,但隨著礦業資源的枯竭,小區陷入凋敝。今天,通過數字化賦能,小區生機勃發。
        在這里,看書、吃飯、喝咖啡,出入無人超市,刷臉即可暢通無阻。智慧球場設備,會抓拍球員的精彩瞬間,方便轉發朋友圈。走進林蔭下的3座白色盒式建筑,便是社區的“鄰里盒子”,有生鮮茶水吧、共享卡拉OK,還有智慧寄存柜、無人醫藥柜等。用一臺機器,辦事足不出村。
        除了眼前數字化帶來的生活便利,溪口鎮黨委書記劉洪剛還向記者描繪著不久后的數字化治理中心:“馬上,我們將聯動周邊3個鄉,設立無差別政府服務中心和便民中心,建立治理、產業、民生的共同體,用數字技術應用來打造30分鐘山區協作圈層?!?br/>  記者采訪發現,在對未來的追尋中,數字化成為最直接、最突出的標簽。各個試點村都不約而同聚焦數字化,根據不同需求,設計出不同的應用場景。有的關注公共服務,有的圍繞社會治理,還有的賦能產業發展,讓鄉村生活變得炫酷、聰明。
        在大陳,接下來就準備打造全鄉一體化的數字管理平臺。屆時,“雪亮工程”、文旅場景、康養場景、智慧停車系統、智能化垃圾分類系統等將全部納入其中,實現“一張網”管理。比如家里有留守老人的,就能通過數字化康養服務平臺,為居家養老保駕護航。
        衢江蓮花是現代農業強鎮,因此在構建數字化整體運行體系時,突出了數字治理、數字生活、數字經濟三大板塊,形成“一個智慧大腦+三條服務主線+N個應用場景”體系。其中開發防止返貧一件事、企業服務一件事等模塊,就根據當地實際情況設計,很好地解決了鄉村發展的短板。
        數字鄉村也好,數字農業也罷,都離不開政府的投入。那么,這種投入的變現和產出最終應該表現在哪里?記者采訪發現,不管是柯城的余東、龍游的溪口、衢江的蓮花,還是其他3個試點村,又都瞄準了品牌化。試圖通過數字化和品牌化的雙輪驅動,實現鄉村未來的可持續發展。
        數字總是如此奇妙地與未來相鏈接。站在大屏前,看著實時滾動的數據,那些平時我們難以捉摸的場景,讓人如此真實地感到,未來已來。而衢州上上下下,對未來永無止境的追尋,又讓人對這里的未來更具信心、更具期待。
        正如城市讓生活更美好,鄉村同樣可以讓生活更美好;城市有著萬花筒般的未來,而鄉村的未來也許更加誘人。對衢州而言,未來鄉村的這場實驗雖然起步不久,但已經充分展現出其迷人的一面;未來雖然如夢如幻,但這里的人們,希望通過各自的解讀,讓未來加速照進現實。
        真正的未來注定不是天馬行空。為了讓未來鄉村接軌國際,衢州專門委托第三方機構編制了指標體系與建設指南,構建起9大場景和33項二級指標的集成系統與29項國際化指標。在這里,未來鄉村正成為共同富裕的示范窗口。
        衢州市委書記湯飛帆表示,鄉村唯有走向未來,鄉村振興才有希望。接下來,衢州將在未來鄉村建設方向、主體、路徑等方面加快破題,進一步強化數字賦能、技術支撐、人才引領,努力探索形成一批模式、標準、制度、品牌,打造共同富?,F代化基本單元,真正讓大家在衢州看見未來美麗鄉村,看見鄉村美好未來。

      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