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t7t7k"><track id="t7t7k"><rt id="t7t7k"></rt></track></progress>
  • <progress id="t7t7k"><track id="t7t7k"></track></progress>

    <th id="t7t7k"></th>
    <progress id="t7t7k"><big id="t7t7k"></big></progress>
    1. <em id="t7t7k"></em>
      <tbody id="t7t7k"></tbody>
      發布土地信息
      農村土地網 > 新聞中心 > 土地新聞

      農村面臨空心化,村集體將會消失,如何保護農村土地?

      2021年04月22日 來源:百度百家號

        自上世紀80年代初期,農村全面實施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農村以村為單位的集體土地,重新再分配,形成了以戶為單位承包村集體的土地,這種模式延續至今已經有40年,為了保證農民的利益,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村土地承包法(2018年修正)增加了不少內容,其中最引人矚目的就是將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中承包期限再延長三十年不變,給農村百姓吃了定心丸,大家也對國家明確這一惠民利民為民的政策點贊叫好。其實從內心里來講也是很贊同這種方式的。今天我們就從法理上來論述農村承包土地流轉出租等方式再轉讓的一些列問題進行探討。

        首先,這種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下,進行的再流轉出租,雖說在農村土地承包法中明確了這一點。但我們從合同法來闡述的話,農民以家庭承包集體土地,實際上就是以家庭為單位與村集體簽訂的土地承包合同,從而獲得耕種土地的權利。而且是基于你耕種土地才有的權利,如果你簽了承包合同,卻不耕種那么按道理也就失去了這一權利。因此從這一思路來講,不耕種就沒有了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下的那個承包權,無論是流轉也好,出租也罷,應該講是不合適的,相當于承包后在轉讓給別人經營土地,若在合同法角度講這樣的形式是不合法的。合同法明確規定合同是不能夠層層轉包的。

        這里還有個問題,就是我們保護的是農民,還是種地的人的權益問題,什么意思,農民作為村集體一員,如果其通過與村集體簽訂承包合同,直接耕種的話,毋庸置疑是應該受到保護的,如果你已經脫離了村集體這個組織,或者說你已經不通過種地來生活,其實這實際上已經脫離了農民的概念,已經不是實際意義上的農民。要么成為企業工人,要么成為商業業戶,小作坊式企業主,甚至是公司老板,已完全脫離農民那種以土地為生產資料的經營活動。這樣的人不能再稱之為農民,這樣的情況下其承包的土地本質上已經失去保護農民耕者有其田的初衷,以及保證國家糧食安全的內涵。

        因此應該改變這種模式,誰耕種誰承包,讓真正耕種者有其田,更具有現實意義和積極性,這里所說的承包應該直接與村集體承包或者上一級部門承包,比如鄉鎮。但這里有個問題,就是這樣的模式會有可能損害集體利益。因為隨著時間的推移農村人口越來越少,最后土地將會無限集中下去,所有人將成為無土地者,而土地最后有可能成為產業資本的刀下肉,這是非??膳碌囊患虑?,若沒有了真正意義上的農民,最后受害的還是沒有土地的人。

        這就是我曾提到的另外一個問題,農村人口流失的問題,隨著城鎮化進程的加快,越來越多的農民為了孩子教育、為了生活環境以及醫療條件更好一些,選擇進城。農村人口將會越來越少。如果村里沒有了人,村集體就不存在了,那么土地到底歸誰?這是需要解決的問題。其實不必等到將來解決,現在有一種方案就可以,不是農村可以進城嗎?那么同樣也允許城里人下鄉,這樣雙向流動,避免農村空心化的問題。充實了村集體人員以及農業種植人員。保證土地仍然歸屬于村集體這樣的一個組織,也能夠延續村集體這個組織的存在。這也是保證農業仍然掌握在大多數新農民人手中,這樣的社會形式或許有某種弊端,不太利于規?;a,但這是社會安定的基石,只要保證了真正耕種土地的農民有一定數量,是能夠確保社會的穩定。

        解放后的土地政策也在進行這一系列的變化,解放初期打土豪分田地,仍然是一種土地私有制形式,只是把土地再分配,后來歸集體所有,但農業生產也是以集體的形式來生產,集體主義尤其弊端。再到后來實施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實施的土地所有權與經營權分離,讓土地與人不再死死地捆綁在一起,有了較強的靈活性,同時能夠調動農民生產積極性。而且土地還掌握在農民手中,這樣的方式是安全的。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即保護了土地不私有,又保護了農民耕種的權利,這是兩全其美的事。

        如今國家也是發現了目前農村人進城的越來越多,空心化嚴重,這一問題需要解決,于是提出只要原來曾經是農村人,由于上學招工等等形式成為非農業人口,只要直系親屬,比如父母、夫妻一方、兒女,以及祖父母在村里承包有土地,那么就允許繼承耕種,但這里要強調的一點,要想繼承承包的土地經營權,那么需要加入村集體,而且應該講最好能實際耕種最好。這樣村集體就有了延續性,土地所有權也就不會改變??赡苋源嬖谟胁簧俅寮w人口通過上述方式回補少,村集體人口消失,這種情況下,應該允許一部分真正愿意種田的人,與村集體無關的人能夠開通輸入通道,回到農村,加入村集體,讓土地回歸真正的耕種者。

        如上述所言,我們保護的是耕種者的權益,而不僅僅是目前狀況下的村集體成員權益,對于那些不愿意再種田的,讓這些人漸漸退出村集體組織,而讓那些愿意種田的非集體組織成員加入到村集體,成為村集體一員,讓這些人成為下一代農民,或許這是未來的主流方向。


      相關資訊